阿西匹林

想画画 但是懒

[佩花/AU] They all love you (09)

恋童佩×年长花

Chapter.9 Sluts

  Olive发现不见了好几天的Mr.Bloom又出现在Pie Hole了,而且明显的,他和Lee之间有什么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但真要问究竟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清楚。

  Lee依旧是在厨房里烤他的Pie,而Orlando坐在靠窗角落的位置上拿着本子写写画画,两人时不时隔着大半个餐厅的距离遥遥地对视,而后露出有些傻兮兮的甜蜜笑容,让Olive觉得自己的两只眼睛压根不够用。除了Lee不再叫他“Orlando”而是改叫更亲昵的“Orli”之外真的与以往没什么不同。

  他们在下午的时候还是会一起回家,有时比平时早一些,因而经常会错过不少可爱的小顾客,那个有着栗色卷卷发和祖母绿色眼睛的小女孩Hooly已经不止一次地问为什么Lee不在店里了,但Olive也说不出为什么,只能一次次地以甜甜的糖果转移小女孩的注意力或支支吾吾地搪塞过去。

  拜托不要这么折磨我好吗?不论是面对小女孩说“Lee

不在他回家了”或在捏着背包等待Lee的Orlando面前要求Lee别这么早回家都根本做不到啊!

  Olive趴在柜台上心力交瘁地想。

  而在不就后某一天她终于明白了哪里与以前不同。

  那是个晚霞瑰丽气氛恬静的下午,在厨房旁边的拐角处,她看到了原以为已经回家了的两人。

  他们在接吻。

  Olive脑子一下子就愣住了,但身体反应极快地躲到了厨房里,她捂着嘴巴注意不发出声音,眼睛却控制不住地透过厨房墙上博古架之间的间隙望向两人。

  那几乎是在看一副画。

  夕阳橙黄色的阳光透过各个缝隙在他们身上留下柔和的光斑,他们的唇瓣接触着,时不时像蜻蜓点水一般轻啄,Olive并不能清楚地看到他们的样子,但她感觉到他们在现实中相互拥抱,在内心里正相互微笑。静谧的空气使她异于平常的心跳声显得格外清晰,她唯恐惊扰了这对童话般的恋人,便悄悄地离开了。

  被无意中窥见了恋情的两人毫不自觉,依旧无时无刻地散发着让人眩晕的甜蜜气息。这完全得益于Orlando在那一晚的主动。

  他发现让沉默的Pie Maker先开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又不甘心让这份难得的感情就此消散,借着些酒意微醺,就大胆地吻了上去。

  结果无非两种,要么把他这个散发着奶酪味的大个子、他心爱的Pie Maker一起拉入爱河,要么就是他带着眼泪和破碎的小心脏孤独地飞回英国,在悲伤中度过艰难的一段时间,让这次美国之旅成为他人生的积淀。

  但吻上去的一瞬间他发现自己或许根本无法承受第二种可能,Pie Maker的双唇太过柔软,他的体温太过温暖,Orlando几乎泫然欲泣。手指在他领口的衣物上抓出一道道褶皱,呼吸和声音一起颤抖,断断续续。他想说“别拒绝我”,想说“我想跟你在一起”,想说“我这么喜欢你”,但他除了Pie Maker的名字之外什么也说不出来,单调地一遍遍叫着那个简单的音节,觉得自己即将像死去的精灵一样就此消失。

  直到一双大手用力地握住他的肩膀,掌心火热的温度几乎透过薄薄的棉布T恤灼伤他的皮肤,而后他的Lee不容拒绝地回吻了他。

  Thanks the God。Lee接受了我。

  Orlando被亲吻着,无法控制内心的狂喜,他喉咙里发出猫科动物一般的声音,在混乱中甚至咬破了Lee的嘴角。

  凌晨时分他们在门前久久拥抱,直到天际泛出了浅浅的灰蓝,他们回到屋子里,昏昏沉沉地躺倒在Lee的大床上,睡到了下午三点半。

  期间Lee做了一个梦,梦里难得的没有出现那个孩子的影子,只有Orlando,他背对着自己坐在Pie Hole的沙发上,拿着一只黑色的墨水笔,快速潦草地在纸张上写下“love”这个单词,然后他停了下来,放下笔,又拿起来。有些小心翼翼,却坚定地在“love”后面加上了——L、e、e。接着回过头来看向这个名字的主人。在梦中看不清Orlando的脸庞,却将那嘴角勾起的俏皮的弧度记在了心底。

  ——Oh,sweet Orli,my Orli.

  这个梦感觉太好,Lee几乎觉得今后一切都会好起来。他会有崭新的、明朗的生活,能够像普通人一样不带任何杂念地去拥抱每一个孩子,承认他们每一个的截然不同——而不是将每个孩子强套在记忆中那个孩子的模具里;他会将那个镇子,那个孩子通通埋藏在记忆深处,直到它们化作灰尘;他也许会搬去德州,在那里买一个农场,从此只做Pie给一个人吃;他会站在广茅的田野上,在阳光下发自心底地的大笑,然后牵起身边人的手,奔跑也不松开。

  Lee从梦中醒来,轻轻吻了吻沉睡中的Orlando的脸颊。

  之后的状况便是Olive所看到的那样,两人之间像随时缠连着蜂蜜拧成的丝线,路过的人一不小心就粘上一身甜腻。Olive一边捧心一边翻白眼,唯一庆幸的是终于可以不用担心怎么回答小女孩Hooly的询问了。

  “Good morning,sister Olive.Mr.Lee今天来了吗?”

  “Good morning,my little gril.很遗憾,Lee昨晚说今天不来店里,他和Mr.Bloom去隔壁街区看车展了。”

  小Hooly垂下了眉毛,撅起了嘴巴。整张小脸上满满的都写满了不开心。

  Olive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说:“要理解一下Lee啊,他也会想要好好的和喜欢的人待在一起啊~”

  小天使抬起了亮晶晶的眼睛:“喜欢的人?是指Lee的女朋友吗?”

  “差不多的意思,不过不是女朋友,是男朋友啊。你看,Mr.Bloom不是个男孩子嘛。”

 

“——What?!”

  与气氛不太搭调的,属于除Hooly和Olive以外另一个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Olive扭过头,Lilly那副惊讶的,不可置信的表情极具冲击力地撞到了Olive眼中,将她吓了一跳。

  “Olive,你刚刚说什么?”

  被点到名的人默默的在心里扶额,但她也有点惊奇,Lilly作为Orlando的挚友,他们竟没有告诉过她这件事。

  偏偏这个时候Hooly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天真地问到:“那他们——Lee和Mr.Bloom——会结婚吗?”

  哦,上帝啊。

  将自己所知道的和所看到的事通通老老实实地告诉了Lilly,后者的惊讶已经转变成了愤怒,她咬牙切齿似乎再多的话也无法表达她的满腔怒火:

  “Sluts*!”

                                                     Chapter 9  END

                                                     Chapter 10  TBC

* “Sluts”一词在霍比特人的花絮里开花给桃子和Kili捣乱的时候说过,在文中可翻译为“狗男男”(笑)。

*这次又没有大丹麦狗,我又是故意的,看最后谁能看出来规律~(如果真能叫规律的话)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阿西匹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