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西匹林

想画画 但是懒

【火TJ】从前有对儿小竹马

这也太可爱了!

一襟袍泽: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


ooc!一发完。痴汉预警!








01




要说约翰尼小时候最爱干的一件事,那一定就是欺负人。要说托马斯小时候最无可奈何的一件事,就是看起来很好欺负。所以不管你信不信什么命中注定,有些相遇就像是苏打遇到橙汁,糖霜遇到蜂蜜,不说天作之合,也应了那句天经地义。


要么别碰见,碰见了指定就没跑。


在托马斯一家第一次出现在约翰尼家对面的那天,小托马斯大约是预见到了自己未来的生命轨迹要和某个寸头小子交缠在一块,被伊莱恩抱出来见到蓝天白云那刻,他竟然先知般的皱起了眉头。




约翰尼在自家院子里给草坪浇水,阳光下的水雾里有道浅浅的彩虹。他看见那辆车停到了自家对面。




黑色的车身锃亮,女主人的高跟鞋先踏下来,接着是熨帖的黑色喇叭裤。她甩甩头发,金色的发丝薄布一样飘一下。


约翰尼看过去,觉得这家子肯定不是一般人。


女主人朝车里俯下身,动作利索又温柔,抱出来个小男孩。


一头卷毛像贵宾犬,也是粽不粽黑不黑的颜色。皮肤倒是白净,且软软乎乎的样子,肉松松的都挤出来,像是约翰尼每天早上喝的那种浓稠的牛奶。


这样的距离约翰尼看不清他的五官,只看得到那一双眼睛很大,忽闪忽闪,躲在女人的怀里像颗球。看上去委委屈屈,且很不耐烦。


那小家伙埋着脸,在他妈妈怀里一直蹭,蹭的一头乱毛更像鸟窝,接着他抬起眼睛,往约翰尼的方向瞟了一眼。


约翰尼抬起手,大声的朝他“嗨”了一声。托马斯望着他皱了皱肉乎乎的眉心,撅起小嘴巴,重又把脸埋了回去。


托马斯把胳膊搂住伊莱恩的脖子,奶奶的说,“妈妈,我们快点进去好不好,那边有个哥哥好奇怪。”


伊莱恩说,“不要这么揣测不认识的邻居,托米。”


托马斯说,“他没有头发。”


伊莱恩揉揉托马斯的头,“他可能是太热了。”


托马斯问,“他会对我好吗?”


伊莱恩吻着他,将他抱进屋子里,“亲爱的,没有人舍得对你不好。”


托马斯撑起身子,在伊莱恩脸上乖巧的吻了一下,“谢谢你妈妈。”




托马斯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了。刚才在外面应该和他打招呼的,至少不要扭脸就走。


他趴在窗台上看对面的约翰尼。


拖着根长长的管子,猴子一样跑过来跑过去。有只猫窜进了院子,约翰尼拿起水管把塔冲跑了,完事还叉着腰乐不可支。一颗小青头在阳光下活泼的过分。


托马斯又撅起嘴了。




伊莱恩一家很忙,小托马斯需要人照看。他们喜欢长的漂亮人又好的苏,经常拜托她照顾托马斯。


苏最近交了个男朋友。


她在电话里很是为难的告诉里德,周末她要帮邻居看孩子,没法约会了。


“约翰尼,帮姐个忙,周末替我看一天孩子好不好?”


约翰尼干脆的说:“不去。”


“他很听话的,不哭不闹。”


约翰尼掀开座机的壳子,专注的看里边的线路,“我讨厌小孩子。”


苏嗔他一声,重对手机里的男朋友说,“哎,除了我还有谁去照顾小托马斯呢?我不愿意新邻居觉得我们是不近人情的一家。”


约翰尼放下螺丝刀,“你说谁?对面那家?”


苏说,“对啊。”


约翰尼挺直腰板,义正言辞的说,“我去。”


“你不是不愿意?”


约翰尼拍拍胸脯,“咱家需要我,我去。”




约翰尼风风火火朝自己走过来的时候,托马斯倒吸了一口凉气。


约翰尼蹲在托马斯面前,像个黑社会头目。


“你叫啥?”


“托马斯哈蒙德。”托马斯怯怯的望着他。


“你怎么长得跟个女孩子似的?”


托马斯撇起嘴,眉心扬的高高的,下一秒能哭出来。


约翰尼随手从草地上揪一朵小花。


约翰尼:“看见这朵小花了吗?”


托马斯点点头。


约翰尼:“丢了也不给你。”


托马斯哇的哭出来。


约翰尼:“哈哈哈哈哈哈哈。”


托马斯眼角还挂着泪,震惊的看着大笑的约翰尼,仿佛刷新了幼小的世界观。


约翰尼捏他的脸,比看起来还要软,且新添了滑腻的感受,:“变成哭包会没人爱的。”


约翰尼:“我叫你小胖墩儿你不介意吧。”


妈妈说这是可爱来着!


约翰尼:“你介意的话我就打你。”


……


妈妈!


约翰尼笑的前仰后合,发现个宝一样,蓝色的眼睛里闪着光,“别哭了!不许跟大人说我把你弄哭了知道没?”


托马斯咬着嘴唇抽抽搭搭,努力憋着不哭,可大眼睛一忽闪,堆在眼眶里的泪水就划出来,粘在睫毛上,晶晶莹莹的在脸上画出两道线。


也不擦去,还是眨巴着眼,撇着嘴努力的把眼泪憋回去。


约翰尼满意的揉揉他的头毛,软软的还挺舒心,“听话就好。我下礼拜还来。”




托马斯觉得以前做的噩梦,都没有约翰尼的笑声可怕。他感到这清朗的天空,这可爱的草地,通通在约翰尼的笑声里冻住,然后咯嘣一声,碎了一地。


小小的托马斯觉得对本来应该期待的新生活已经没有什么爱了。




02




托马斯上了当地的幼儿园。很是讨小女孩喜欢。


在他们这种年纪,像托马斯这样,白白净净,背带裤穿的规矩,五官周正模样可爱笑起来甜甜的小男生,简直就是童话书里白马王子的化身。


但是不讨男孩子喜欢。太娇惯。


托马斯从一开始被约翰尼莫名其妙的欺负那时起,就明白这一点,他是不大讨男孩子喜欢的。


他放学,在幼儿园门口等伊莱恩接。


有个男生调皮的喊了他一句,“小胖墩儿!”


他惊讶的望过去,然后臊红了脸。


好奇的男孩们也凑过来笑。


托马斯想跑,怕丢,想还嘴,但又觉得人家没说谎。


自己是挺胖的。


想哭。


远远的看见约翰尼也下了学,一颗寸头朝他们这边摆过来。


完蛋了,没有什么希望了。


约翰尼咧着嘴朝这边跑过来,呼噜托马斯的头毛,“小胖墩儿,你们笑什么呢?”


于是周围人笑的更欢。


约翰尼看着托马斯快要哭出来的脸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约翰尼问,“咋啦?”样子有些直愣愣的。


男孩们连他一起乐了。


约翰尼:“都他妈别给我笑了!”


托马斯睁大眼睛看着约翰尼,看见他皱着眉毛的样子像个大人。


约翰尼攥紧了拳头:“谁还敢笑?”


男孩:“你这人真奇怪,明明你自己也叫了的。”


约翰尼:“就我能叫,你们不行。”


约翰尼:“就算是胖墩,也是我罩的!”


约翰尼说起话来眉飞色舞,说到意气的地方还要往前跨一步,把托马斯护在身后,“不服打一架啊!”


托马斯听见要打架,慌了个神,拉着约翰尼的袖子,奶里奶气的说,“没关系啦约翰尼哥哥……”


这声哥哥叫的约翰尼心都要化了。


约翰尼回头看他。


一双绿色的大眼睛里满是安慰和乞求,拽着他袖子的小肉手一摆一摆。


有什么东西在约翰尼头顶冒出来,伴随着泡泡噗叽噗叽破掉的音效。




大概是从那个节点开始的吧,


那滤镜就一直戴在约翰尼眼前,这么多年没摘下来过。


也没人再敢管托马斯叫小胖墩儿。


当然除了约翰尼。




托马斯问约翰尼,“我是不是真的很胖?”


约翰尼:“才没。”


约翰尼:“一般的体型装不下这么多的可爱。”


托马斯像吻妈妈那样踮起脚尖,在约翰尼脸上吧嗒亲了一口。


“谢谢你。”






托马斯太可爱了。宇宙超级无敌可爱。谁要是觉得他不可爱那一定是瞎。


没有人会不喜欢托马斯。


谁要是再把他弄哭,谁就是禽兽。




约翰尼·突然被攻略·保护欲激增·斯通在他的七岁日记里这样写到。




03




托马斯幼儿园毕业那天有场有场话剧演出。


约翰尼拉着维克托死活要看。


托马斯因为长得漂亮,成功从一棵树逆袭成了因病没来的女主角。


一出场,穿了件粉色的小纱裙,戴着双马尾的假发,眨巴着大眼睛往下怯怯的看。


约翰尼:“哈哈哈哈哈哈哈。”


维克托说你笑什么呢。


约翰尼指着托马斯说,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小男孩。


维克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约翰尼不乐了,抬手就往维克多后脑勺掴一巴掌。


“笑什么,不许笑。”


维克托:???


没摸到身边这位朋友的性子,吃了一亏,维克多一边看表演一边寻个机会讨好一成。


维克托:“还真是挺可爱的。”


约翰尼抬手又是一记,“这他妈不是废话吗!”


维克托手一摊,爱咋咋地吧。




04




托马斯在房间里练琴。


窗户打开着,米黄色的窗帘飘带一样蜿蜒的扭,托马斯端坐在钢琴前,认真的按着琴键,窗外是梦幻般苍蓝的天空,阳光都亮成白色。


约翰尼隔着街道远远的望,觉得托马斯是童话里走出来的小王子。


他悄悄跑过去,清泠的琴声就一点一点像水流一般涌过来,托马斯的小小身影,突出来的眉骨,羽翼似的睫毛,脸颊上鼓出来的肉,也一点一点在约翰尼的视线里清晰。


他趴在窗台上,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托马斯反应过来之后吓了一跳,“约翰尼?”走下来站在窗户前。


约翰尼笑的痴痴傻傻,“托米,你可真好看。”


托马斯被他的样子逗乐。


约翰尼说,“以前我夸你你都会亲我一下的。”


说着腆着脸把一边脸凑上去,“喏。”


托马斯站在那里犹豫片刻,而后乖巧的敛起眼睛,歪起脑袋,嘴唇软软的在约翰尼的脸上碰了一下。


“谢谢你。”






托马斯是被宠着长大的,除了家人,还有约翰尼。


其实约翰尼宠的更简单粗暴一点。


伊莱恩不让吃的,他偷偷给他买。伊莱恩不让去的,他偷偷带他去。


乖巧温顺都是表像,托马斯骨子里还住着个娇惯坏了的小恶魔。


嘴上勾起一个甜甜的弧度,嗓音黏黏腻腻,其实眼波一转,下巴一蹙,心里头的不快就跑出来,倒让人觉得是自己在欺负人了。




托马斯十八岁生日那天,约翰尼送了他一顶棒球帽。


为了彰显自己这么多年来孜孜不倦扮演的武能握拳怼流氓文能提笔搞浪漫的全能大哥哥形象,特意在帽沿内缘用记号笔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托马斯:丑了吧唧的。


约翰尼:那个地方不得写。


约翰尼:你不喜欢吗?


托马斯撇撇嘴:凑合吧。




托马斯和家里人吵了一架。


提着箱子在客厅里才煞有其事的宣布:我要离家出走!


语罢破门而出。


常年在外的道格拉斯:不拦着他吗?


伊莱恩:他每次离家出走都去一个地方。


道格拉斯往窗外看去,看见托马斯气冲冲的穿过门前的街,拖着个行李箱,按约翰尼家的门铃。


道格拉斯失笑,“那个约翰尼怎么样?”


伊莱恩:像个猴子。


道格拉斯:那托马斯和他在一起,不会更倔了吗?我记得我小时候,您可是连谁出现在我身边都要精挑细选。


伊莱恩沉默一会,无奈又纵容的说:托马斯很喜欢他。






约翰尼托马斯坐在床边的地垫上,脚边散了一堆瓶瓶罐罐。


约翰尼:怎么啦?


托马斯:我想开家酒吧。


约翰尼楞了一下:我的钱也不够。


托马斯笑着拿胳膊肘怼了一下约翰尼,说,“我又没有让你帮我开。”


“我只是,突然找到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可是却没有人支持。”


约翰尼挺直胸脯,“我支持你!”




托马斯酒喝的有点多。


他忽然觉得约翰尼有点帅。


他短裤下的腿看起来长而有力,他穿的T恤宽宽大大活力的刚好,他卷起的袖子下边手臂起伏的线条很好看,头发、眉毛、鼻梁、眼睛、嘴唇,还有稚嫩未褪硬朗未满的下颚线条,都好看的不得了。


他们离的很近,有青春的味道伴着酒气在床边狭小的空间里酝酿。


约翰尼突然大叫一声,拿过了托马斯摊开的行李箱里的帽子。


约翰尼:我以为你不喜欢呢。


托马斯别过眼:我现在也没说我喜欢呀。


约翰尼大笑着把帽子扣在托马斯脸上。


托马斯顶着帽子,闷闷的说,“约翰尼,知道吗,如果我是女孩子,我一定去追你。”


约翰尼望着托马斯,觉得他的样子滑稽得可爱,“这是夸奖吗?”


托马斯:“算是吧。”


约翰尼:“那我是不是应该亲亲你?”


托马斯把帽子转过去,帽檐向后戴正,学着约翰尼的样子把一侧脸凑上去。


“来吧。”


托马斯的眼睛快睁不开,绿眼珠里雾气蒙蒙,还故作调皮的凑过来,一张脸像牛奶里加了草莓汁。


约翰尼扶住他脖颈,勾着嘴角拉过来,准备在那张肉嘟嘟的腮帮子上吧嗒亲一口。


歪头俯身的时候托马斯突然转过脸,一个没防,本来应该落在脸上的吻落在了嘴唇上。


托马斯闭着眼,扑倒在约翰尼怀里,约翰尼下意识的伸手抱住。


酒气、奶香,还有一丝托马斯家里独特的香甜气息,通通涌了过来,怀抱里温香软玉。




那打小时候起就罩在约翰尼眼前的滤镜突然变了,从泡泡变成了粉色的心,咕叽咕叽的从脑袋上周身里簇簇的冒出来,溢满了整个房间。




完蛋了,约翰尼想。




05




约翰尼又找来维克多,在吧台前满目愁容。


约翰尼:完了,托马斯太可爱了。


维克托:你说这话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约翰尼:这回不一样。


约翰尼:我觉得我弯了。


维克托:???


约翰尼:你快挽救挽救我。


维克托扶着他转过来,面向酒吧里形形色色的人。


维克托:你看,那个女生金发碧眼,笑起来多甜。


约翰尼:没有我家踢街可爱。


维克托:那个女生胸大臀翘,走路都那么性感。


约翰尼:没有我家踢街可爱。


维克多:那个女生……


约翰尼:没有我家踢街可爱。


维克托一口闷掉手里的酒,“爱咋咋地吧。”




06






后来?后来大约是很俗套的爱情故事了吧。


男主角为了帮女主角实现愿望,发愤图强默默奋斗,然后腰缠万贯家财无数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约翰尼和那些男主角不同的是,他费了九牛二虎的力,四处拉赞助软磨硬泡才终于开起了一间小酒吧,也不知道他的白富美看不看得上。


那一天,约翰尼回想起了被不会买生日礼物支配的恐惧。


他领着托马斯来到尚很简陋的酒吧,大喊一声,“生日快乐!”吓的托马斯一愣。




“给你的,还没起名字,你觉得火TJ怎么样?“


托马斯脸上的表情有些捉摸不透,腮上的肉还是鼓着,眉毛还是乖乖的压着眼皮,但约翰尼没看到他笑。


“你…你不喜欢啊。”


托马斯没回答他,反问,“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换托马斯愣了。


“托马斯,托米,我亲爱的,如果说天底下只有一件事做起来不需要理由,那就是对你好。


“没有人舍得对你不好。”


托马斯不是以前那个小奶球,可他还是笑了,笑的特别甜,抿起的嘴将眼睛挤成三角形,熠熠的看着约翰尼,然后抬起胳膊环住约翰尼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嗒亲了一口。


“谢谢你。”




第一场趴请来了不少人。


托马斯连同约翰尼的一众朋友,祝贺的凑热闹的,把小酒吧挤了个满。


托马斯看上去是真开心,眼睛弯弯的一直没松下来过,手上的酒空了又满。


约翰尼搀住他,踉踉跄跄的往楼上的小隔间走。


托马斯脸红的像玻璃杯里的鸡尾酒,浓重又剔透。嘴上嘟囔着什么,也听不清,像奶泡一样,糯糯的飘出来,又糯糯的爆掉。且十分粘人,小狗似的往约翰尼怀里头钻。


约翰尼就搂着他,一会揉揉头毛,一会捏捏胳膊,捏着捏着就大事不妙了。




粉色的滤镜变成了黄色。




托马斯还在蹭。约翰尼是谁,是火药,是炸弹,是上了弦的小火铳,温香软玉抱满怀,不上不是人。




托马斯抬起脑袋,蹙起下巴,下嘴唇咬在嘴里又松开,眼里湿漉漉。


他启唇喊,声音从嗓子出来就掉进了蜜罐,“约翰尼——”尾音拖得老长,像根导火线,丝丝的把火隐到约翰尼身上去。




然后,喜闻乐见的boom!




07




再后来,真真只剩俗套的爱情故事了。


青梅竹马,两情相悦,拨云见日,终成眷属。




男主角偷偷藏起戒指,满心雀跃的给女主角一个惊喜。




约翰尼趴在桌子上,偷偷看吧台前的托马斯调酒。维克托被他拉来当掩护。


约翰尼:老兄,我生病了。


维克托:啥?


约翰尼:得了一种叫做一天不想托马斯就会去世的病。


维克托:这次我已经不会再受伤了,因为我的心已经麻木了。


约翰尼:我准备向他求婚。


维克托:那我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约翰尼一掌拍在维克托后脑勺,痴痴的笑着看手里那个绒面小盒子,“你他妈这不是废话么。”









评论
热度 ( 407 )

© 阿西匹林 | Powered by LOFTER